湖南泥石流遇难者火化 每户获3万丧葬费(图)

方山村上屋组的水库随时可能溃坝。

  村民质疑岳阳临湘市宣传部门的此种说法,记者亲见泥石流石头上有人工钻凿的洞孔

  6月10日一场泥石流将原本山清水绿的观山村夷为石头村,当地村民直指,开采石矿是引发泥石流灾害不可回避的原因。对于这一说法,湖南岳阳临湘市委宣传部一名官员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观山村上确有采石场,但不在大云山森林公园,处于非保护区范围,同时否认采石废料与泥石流有关。记者昨日在贺畈乡采访时,受访的所有村民均对此表示质疑,认为观山村山脚下就立着“大云山旅游胜地”牌坊,观山村上的两个采石场都在森林公园景区内。

  采石场废料助凶泥石流?

  走在贺畈乡境内,大大小小的采石场和石材加工厂时而可见。村民们说,贺畈乡主要有“顺兴”和“德利”两个石材工厂,原料都是从观山村上的山头开采而来。仅德利厂就有两个采石场,分别在观山村毛家组和李家组上方,几年来,村民和厂老板都熟了。

  临湘市委宣传部胡副部长前日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承认,观山村是有采石场。但他否认采石废料与泥石流有关,“一看就知道,地面上的石头并非开采过的石料,而是原始的山石。”

  但这一说法很快受到了村民们的质疑,称泥石流发生后有大量的矿砂滑坡而下,是摧毁村落的凶手之一。新快报记者前日登上观山村细致观察了现场的泥石流砂石,不少碎石上有钻凿的痕迹。村民们说,如果是原始的山石,绝不可能有人工钻凿的洞孔。

  森林公园内违规建采石场?

  资料显示,大云山1993年被批建为国家级森林公园,2009年成功申报国家AAA级景区。根据《湖南省森林公园管理条例》规定,“禁止在森林公园内擅自毁林开垦、开矿、采石、取土、破坏和蚕食林地”。有观山村民质疑,既然是森林公园,采石场缘何能进入?

  对此,胡副部长回应称,采石场并不在公园范围内,而是在外围。岳阳市林业局办公室主任傅冬雷也向媒体记者表示,发生泥石流的山体并不在大云山国家森林公园范围内,称采石场管辖权归当地政府。

  但村民们再度对此说法表示了不认同。地处观山村正下方的云山村的一名女村民说,进村口就是大云山森林公园的入园大门,村里的石庙就是森林公园景区的一个景点,“观山村上面的采石场怎么可能不在公园范围。”

  遇难者家属领3万元丧葬费

  昨日,岳阳临湘市贺畈乡街头,震耳欲聋的炮仗响了一整天,前来祭奠的死难者亲友借此寄托哀思。此时,乡政府前坪上的“6.10”特大泥石流灾害遇难者临时安放点,已经空无一人,仅余下零星的垃圾和一阵阵消毒水的气味。据村民称,安放于此的21具遗体已于昨日凌晨被火化,前晚死者家属与政府签署了协议,每户可得到3万元丧葬费。

  最新形势

  湘赣鄂江河水位退至警戒线下

  今起南方又迎新一轮强降雨,重大气象灾害Ⅲ级警报拉响

  记者从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获悉,当前全国大江大河水势平稳,仅少数中小河流发生超警洪水,各主要控制站的水位均低于警戒水位1米以上。湖北、湖南、江西三省江河水位全部退至警戒水位以下。不过,中国南方大部降雨天气仍将持续。中央气象台预计,13日至15日长江中下游地区将再次迎来强降雨过程。专家指出,这是本月第三轮降雨过程,主要落区与前两次过程的主要降水区基本叠加。接二连三的降雨可能导致安徽、浙江、福建、江西、湖北、湖南、重庆、贵州、广西等地部分地区发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加大。昨日10时,中国气象局启动重大气象灾害Ⅲ级应急响应。

  发生过泥石流的村庄又恐山坡水库坍塌

  临湘白羊田镇方山村上屋组数十户村民急盼抢险救援

  “听说13日还有大暴雨,现在,水库的泄洪渠被沙子堵死了,水位都快漫到坝顶了。如果再不加固排险,坝很容易就会塌掉。水库下面有我们村几十户人啊!”48岁的临湘市白羊田镇方山村上屋组村民廖良关呆立雨中,满面愁容。

  6月10日凌晨的那场特大暴雨让临湘市多个乡镇村落发生泥石流灾害,白羊田镇方山村正是受灾地区之一,一名村民丧生。而眼下最让上屋组村民忧心的是,泥石流发生处旁还有一座小型水库正危在旦夕,一旦发生垮坝,下方数十户村民将遭遇灭顶之灾。

  矿砂倾泻吞没300亩农田

  廖良关曾在2004年至2008年期间担任方山村的村长。昨日下午,在他的带领下,记者驱车来到了方山村泥石流灾害的现场。

  眼前的场景触目惊心。成堆成堆的碎石从一座叫老虎嘴的山头顶处泻下,如同一道流着石头的瀑布。石头混杂着沙土已将山下大片鱼塘、水渠、农田吞没。据粗略统计,被毁损的农田就有约300亩。

  廖良关说,灾害发生在6月10日。当天凌晨4时许,老虎嘴山头突然隆隆巨响,随后泥石滚滚,扑向村庄。他指着记者站立的“沙滩”说:“你站的位置原来是个近2亩大的鱼塘,深有6米,现在完全成了沙地,你可以想象泥石流的威力有多大。”

  村民指炸山采矿酿大祸

  “如果说其他地方的泥石流主要是天灾导致,那么造成我们村泥石流灾的主要原因是人祸。”廖良关说,老虎嘴山原来树木茂密,几十年来从没发生过泥石流,但是一切从2004年开始改变。2004年,镇政府招商引资了一家名为林铁石材厂的私营企业进村包下了山头,就在距离村民住处约300米的山坡上炸山采矿。几年来,采石场每天都“放炮”,不仅震裂了村里60多户民房的墙体,爆炸时飞射的碎石还时常砸中房屋。更严重的是,采矿导致植被遭破坏,导致泥土松动,最终酿成这场大祸。

  仰望采石场,几十块已切凿方正还未得及运走的石块仍堆砌在山路旁边,仿佛要向人演绎事发之前的采矿作业情景。

  水库面临垮坝数十村户危险

  廖良关说,现在上屋组的所有村民最担心的是位于泥石流发生处旁边的那座名为八角岭的小型水库。

  八角岭水库的看护人、今年54岁的村民廖五爱说,水库水深二三十米,面积约13亩,容水量近10万立方米。“6·10”泥石流灾发生时,虽然水库逃过了一劫,但是倾泻而下的山泥冲进了水库和旁边的泄洪渠。由于泄洪渠被严重堵塞,加上涌入库里的砂石,水库水位迅速升高,已经快要漫至坝顶。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条长约20米、原本连通山下溪流的泄洪渠此时已经完全被泥沙堆满,成了一条沙渠。

  廖良关说,八角岭水库已修了41年,四周坝体是泥石构筑,牢固性远不及水泥做的堤坝,发生坍塌的可能性很大。

  “我昨天就已经向镇政府报告了险情,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抢险队伍进来。”廖良关说,要排解水库的险情,一是要立即用沙包加固加高坝体,二要尽快挖掉泄洪渠里的积沙,让库水可以排出去。

  据廖良关称,上屋组共有上百户村民,临近水库的有数十户,其中有13户就在水库下方。“我们现在是倾巢之卵。听说明天还有大暴雨,万一水库垮了,那13户村民就全完了。”望着阴雨的天空,廖良关迫切希望当地政府尽快投入抢险,否则方山村不可避免遭遇次生重灾。(李国辉 黎湛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